全国最大的快3投注平台

【方志四川?纪实小说】田闻一 ‖ 蒋介石在大陆的最后日子:第十章 金河边上,有一段感人的爱情故事(八)

作者:田闻一 来源:《蒋介石在大陆的最后日子》 发布时间:2019-05-19 12:29:33 浏览次数: 【字体:


 田闻一著《蒋介石在大陆的最后日子》,2019年4月中国文史出版社出版。

(续六十一)

第十章  金河边上,有一段感人的爱情故事


接着,上场来的是瞎子贾树三,他是竹琴泰斗。老舍先生曾经说过:“不听贾瞎子的的竹琴,就不知什么是四川茶馆。”贾树三已到知天命之年, 青布长衫,面容清癯。他坐在台上,边击打竹琴边演唱《琵琶行》:“……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他唱得凄凉悲切,让在座的无论是市井小民,还是文人骚客、商家大贾,无不听得黯然神伤。

竹琴圣手贾树三雕塑(图片来自网络)

 就在茶客们纷纷被贾瞎子吸引时,董重和钱毓军开始了小声的正经谈话。

“董重,你看。”毓军将一张刚买的当日的《新民报》轻轻拍在董重面前,头往前凑,压低声音说,“你看龟儿老蒋横征暴敛,王灵官又给他扎劲,我们四川人遭孽啊!”

“嘘!” 董重竖起一根指头,放在嘴边,再指了指壁头上贴着的“莫谈国事”的告示。这就从毓军手中接过报纸细看。映入眼帘的是一则有关四川旱情报道,“……今全省遭灾县份占全省县份的百分之六七十。水旱灾袭击 108 县,2000 万人面临饥馑……

据统计,四川现生活指数超过450倍,而公教人员待遇只及 35倍…… 一个中学教员的收入只等于银元一元六角钱……”

再看下去,是成都警备司令部的命令,“新闻报馆对于戒严期间所发之新闻记载或言论,当在军事第一,不违背中央国策及影响社会秩序、煽惑人心的原则上披露或评论,军事消息总希以中央社为准……”

“狗屁!” 董重愤愤地说:“纸还能包得住火!”说着用手指着报纸上一段文,“你看到了这段省政府下的告示了吗?”说着,念了起来:“因本年春荒形成,饥民成群结队,四处吃大户,所谓‘借粮为生’。各县田粮处征收之粮食,大多散存各乡镇仓库,缺乏武力保护,极易被饥民滋扰。特令各县转饬各乡镇妥为保护仓库。如有意外,必课以重责!”

毓军沉思着说:“我这次上成都,一路上都在闹粮荒。王陵基大拍老蒋的马屁,把川人口中的粮都挤出来,调去充作军粮。省府要人们趁机囤积居奇,大发国难财。前天东市街发生抢米事件后,王陵基半夜吃柿子—— 按粑的捏,他要省政府秘书长孟广澎去压刘湘的遗孀刘周书把囤积的粮拿到市上去平卖。”

王陵基(图片来源:华西都市报)

董重很感兴趣地问:“未必那个母老虎就是好惹的吗?”

毓军很幽默地一笑,绘声绘色描述道:“哪肯!刘周书拍着屁股跳起八丈高,指着孟广澎的鼻子大骂,你去给王方舟(王陵基的号)说,不要以为甫澄(刘湘的号)死了,我孤儿寡母就是好欺负的。要叫我拿米出来卖, 你们就得先拿出来卖。你们这些人发国难财了好多,老娘心中一清二楚, 逼毛了,谨防老娘全给抖出来……”

“结果呢?”董重听得很有兴味。

“还是不了了之。”毓军脸上露出讽刺意味,“我三弟是华西大学毕业生,现在是省府建设厅的一个科长,待遇应该说是不错了吧,但是现在若不是家里老太爷不时叫人给他送些米去,他一家老小还不是只得饿肚子。这世道啊!”说着一声长叹,面容忧戚。

“你们家乡的情形如何?” 董重问。钱毓军家乡新津县,是成都平原最富庶的地区之一,县内水渠纵横,土地肥沃,劳动力充足,旱涝保收。

今日新津(图片来源:新津县人民政府网)

毓军把头摇得拨浪鼓似的:“乡里壮劳力都被王陵基抓了壮丁。县里的水利枢纽童子堰年久失修,泥沙淤塞。今年夏天南河发大水县城被淹,接着又值春旱,好些地方颗粒无收,而王陵基的赋税又是格外的重。现今不要说乡下,就是县城里也是乞丐成群。每天都有不少农民破衣烂衫,携妻带子,来到县政府请愿,要求减免税收。还有不少人前去城隍庙前烧香, 他们手持香帛,跪在神像前祷告道,‘玉皇大天尊,下雨救众生。今日下大雨,明日变黄金’、‘苍天苍天,百姓可怜。求天落雨,救活秧田’……真是其声也怆,其状也惨。”

董重听后,心情很是沉重。钱毓军把头凑向董重,压低声音请示:“你看我们是不是可以抓住时机,组织民众来个反对苛捐杂税的示威?”

新津风光(图片来源:新津县人民政府网)

董重摇了摇头,用一双明亮的眼睛看定战友说:“毓军,组织上准备交给你一个任务!”

“没有问题。什么任务,说!”

董重告诉他,新津位于川藏线上,离成都很近;九条大河纵横其间, 战略地位十分重要,是以后敌我必争之地。最近,蒋介石把驻守新津郭汝瑰的一个师调走,换上了胡宗南的二十七军,足见老蒋对这个地方的重视。经组织研究,决定趁两军换防之际,将大邑县唐王坝的游击队秘密拉出来, 突袭新津机场。新津机场是抗战中,中美两国出于战略需要费时经年修建起来的远东最大的机场。当年美军“空中堡垒”——重型轰炸机轰炸日本东京时,就是由新津机场起飞的。现在新津机场成了蒋政权在大陆最后最重要的一个机场。

当年新津机场建设场景(图片来自网络)

“好呀!”钱毓军听后两眼放光,“新津机场现在是老蒋的命根子,来这么一下,特别是这个突袭打好了,等于是在老蒋的心窝子上捅了一刀。”董重这就给钱毓军详细交代了任务。他讲得很细、很周到,连突袭什么时候开始,由哪里进、哪里出都考虑到了。钱毓军默默地打量着眼前这位年仅 27 岁的上级,心中很是钦佩。觉得董重不愧是一个从前方回来的、有作战验的军事干部,思维敏捷,考虑问题思维像水银泻般地严密。

“好,我得立马赶回去。”钱毓军看了看腕上手表,已是上午 11 时,他问董重还有没有什么要交代的。

“就这样吧,等待你们胜利的消息。” 董重端祥着这位从北京大学毕业、模样酷似中共领袖人物之一的周恩来的好同志。

钱家是新津的望族。

毓军的父亲钱毓苏是留日学生,学成回国后,曾做过一段时间的成都市警察局局长。因生性淡泊,厌恶官场丑恶,几个月后就解甲归田。

老太爷有三个儿子。毓军是老大,在北大读书时,秘密加入了共产党。毕业后,为便于开展活动,他推掉了好些美差,回到家乡,屈尊当了一个乡长。老二读书成绩很好,但因不满包办婚姻,思想沉沦,大学毕业后, 一身本事也不去做事,而是回到家里,整天于冥冥中与神佛打交道,久而久之,竟成了一个带发修行的、很虔诚的佛教徒。老三是名牌大学华大学生,大学毕业后留在省上进了政府业务部门工作。钱老太爷生性淡泊,对儿子们何去何从也不太管,年前,钱老太爷去世,三兄弟更是各奔前程。毓军成了一个职业革命家。老二干脆丢下妻儿,云游四海去了。老三奉公守法地当他的小官吏,养活家人。

“毓军!”与战友一起往楼下走时,看着与周恩来长相简直一模一样的钱家大公子,见身边只他们两人,董重很有兴致地问,“天就快亮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你准备干什么?做个大学教授如何?”

少年时的周恩来(图片来自网络)

钱毓军摇了摇头,脸上现出一种神往的表情。

“那就当个特型演员。演我们的周恩来副主席,你上台根本就不用化妆。”

毓军开朗地大笑起来:“我话都说不、不伸展,还当演员?董重,你、你取笑我了。”钱毓军说话有些结巴。早先年间,他因是家中老大,父亲又在日本留学,家里很娇贵他,要什么给什么。就差点将天上的星星摘下来了。等到钱老太爷从日本留学回来时,发现长子竟成了一个结巴。原来因为毓军从小亲近一个结巴长工。那时,小毓军觉得结巴好玩,天天跟着长工学,最后学成了一个结巴。钱老太爷费了好大劲,好不容易才将长子的结巴纠正过来,但毓军时不时说话,还是有些结巴。

来源:《蒋介石在大陆的最后日子》(田闻一著),2019年4月中国文史出版社出版



作者:田闻一


来源: 《蒋介石在大陆的最后日子》
关闭本页 【打印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