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最大的快3投注平台

【方志四川?纪实小说】田闻一 ‖ 蒋介石在大陆的最后日子:第一章 奉命进京述职 邓锡侯忐忑不安(4)

发布时间:2019-03-22 09:42:23 浏览次数: 【字体:

 


第一章


奉命进京述职,邓锡侯忐忑不安


要我火速进京“有事相商”?邓锡侯想:什么叫“有事相商”?看来这趟去京凶多吉少,很可能被撤职,弄不好,被老蒋丢监也有可能。想到这里,他的心情非常矛盾痛苦:并非我邓某硬要同你蒋某唱对台戏,而是实在拿不出你要的军粮来!我邓某虽然是对你蒋某人有看法,但我也不愿看到中华民国翻船,翻船对我邓某人有什么好处?虽然这些年,他非常注意共产党方面的政策,他知道,毛泽东有三大法宝,这就是:共产党的领导、人民军队、统一战线。但是,像我邓锡侯这样的人,是大地主、大官僚、大军阀,打过共产党红军,手上粘有他们的鲜血,届时,他们能饶过我吗?我这样的人是要被共产党革命的!

 他就这样折腾过来,折腾过去,直到天亮前,好容易才睡过去了一会儿。早饭后,他去督院街的省府上班,刚刚坐到办公桌前,副官王席儒就来报告,说是粮食部长俞飞鹏追到省府来了,要求邓主席接见。“人在哪里?”邓锡侯问。

俞飞鹏(1884-1966),1947年授陆军上将,任行政院政务委员、粮食部部长(图片来自网络)

 “二楼西式小客厅。”

 “好,你去告诉他,我马上来。”

 当邓锡侯来在客厅时,俞飞鹏马上站了起来,将头上戴的博士帽摘下, 拿在手上,端在胸前,连告得罪。这是一个外表很儒雅的中年人,西装革履,皮靴锃亮,皮肤白晳,梳大背头,瘦瘦的,戴副金丝眼镜。他也是蒋介石的浙江奉化老乡,曾经在国民政府中担任过许多要职,年前被蒋介石委任为粮食部长,深为信任。俞飞鹏的目光很锐利,很冷,透过镜片,在邓锡侯身上搜索,就像要在其中寻找到什么秘密;又像枪弹似的,似乎要想给他打进去。

 邓锡侯让了坐,很尖酸地说:“俞部长是个脚步金贵的人,这会儿怎么来了?”

“哪里是脚步金贵!” 俞飞鹏说,“我是无事不登三宝殿,邓主席公事繁忙,没有要事我不敢来打扰。”

“啊!要事,不知有何要事?” 

“委员长给邓主席的信,想必邓主席已经收到了?”

“收到了,也看了。”

“那好,别的都不说了。我来,就是问邓主席何时进京?我奉委员长命,陪邓主席一起进京!”

“啊!”邓锡侯一惊,“怎么,我进京还要你陪?难道还怕我跑了不成!”

“哪里,哪里,邓主席真会说笑话。” 俞飞鹏仰起头来,很夸张地笑了笑,然后将目光放平,看定邓锡侯,“那么,我们现在就来确定进京的时间和有关细节吧!”

“细节?我没有什么细节,情况就这样,你也是知道的,我进京身边就带三个人。”

“哪三个?”俞飞鹏问得很细。

“一个是我原先绥署的副参谋长万克仁,一个是我的秘书陈懋鲲,一个是我的贴身副官王席儒。就这三个人。”

 俞飞鹏假惺惺地说:“三个人够用吗,邓主席不妨可以多带些?”

 邓锡侯说:“明天是 3 月 24 日,我们明天一早走。8 点钟我让王副官带车来接你,我们在凤凰山机场上专机,直飞南京。”

“那最好了。” 俞飞鹏说了几句客气话,又说道:“邓主席毕竟是军人出身,办事干脆!那就说定了,我就不打扰邓主席,这里告辞了。明日一早专候。”说着站起身来,邓锡侯也站了起来,留步不送。

 3 月 24 日,随着黑绒似的夜幕落潮似的退去,凤凰山机场沐浴在清亮的晨光中。凤凰山机场是离成都最近的机场,风景很好。在它的背后,是一抹葱绿的凤凰山,这是成都人最爱出外踏青的地方。在晨光的照耀下, 它像一只展翅欲飞的凤凰,每根翎毛都闪闪发光。在它的前面,是成都平原素常的美景,烟村人家,小桥流水。星罗棋布的田原上,绿色为底,五彩斑斓。川陕公路像一条飘带,从机场边上绕过,飘向茫茫的远方。

成都凤凰山公园(图片来自网络)

 机场本身显得很随意,如果不是四周围有铁丝网和等距离分布的高高塔楼;如果不是塔楼上架有机枪和守卫机场大门的全副武装的卫兵,很不容易看出这是一座极重要的军事机场。机场上,大海一般起伏的茵茵绿草中,有几条长长的延伸而去的飞机跑道。停机坪上,停有几架当年从新津机场起飞去轰炸日本东京、号称“巨无霸”的美国 B-29 大型轰炸机。不过,尽管这种“巨无霸”飞机很大,然而,置身于大海般的绿茵场上,恍眼看去,像是栖息其中的几只蜻蜓。其中一架“巨无霸”已经停在了跑道上,地勤人员忙了一阵,做好了起飞的一应准备,加油车也开走了。不用说,这是邓锡侯一行要去南京的专机。

美国 B-29 大型轰炸机(图片来自网络)

(未完待续)

关闭本页 【打印正文】